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人物观点 > 硅谷工程师:小扎又没错,凭什么要道歉?

硅谷工程师:小扎又没错,凭什么要道歉?

生意场 2018-04-13 11:03:54 来源:创事记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邢逸帆

  来源:硅星人(ID:guixingren123)

  Facebook用户信息泄露事件已经让这个互联网巨头变成千夫所指,公众的愤怒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除了媒体连篇累牍的报道、源源不断的抗议者和大幅跳水的股价,Facebook和它的创始人扎克伯格一起陷入了舆论的旋涡。

  公众历数了Facebook的三宗罪:为维持自身的商业模式而泄露用户信息的贪婪、发现漏洞而没有及时处理的怠惰,以及道歉态度不诚恳的傲慢。

  昨天,扎克伯格在回应国会的质询时,终于道歉了。他说:“这是我的错误,我很抱歉。”

  然而,有的人,事实上,是很多人,却不这么认为。他们是Google的工程师,是Twitter的产品经理,是Uber的数据分析师……是在各大科技公司里工作的员工和高管。

  他们认为,Facebook是“倒霉撞在了枪口上”,扎克伯格其实是“屈打成招”,而用户隐私的被侵犯、信息的被泄露这些罪名“言过其实”、“每家公司都在这么做”,Facebook并不需要为此道歉。

  事实上,哪怕在暴风眼——Facebook内部,这样的想法也不少见。

  上周,Facebook员工传出一份高管安德鲁·博兹沃斯2016年写下的内部备忘录,其中说到,“有人会被暴露在网络暴力之下,可能因此自杀。恐怖分子可能利用我们的社交网络发动袭击,伤害更多人。丑陋的真相就是,为了把更多的人连接起来,我们什么都能干……我们为扩张所做的事都是正义的。”此言论一出,媒体立刻炸了锅。原来Facebook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而且为了扩张什么都能干!各种批评满天飞,Facebook的处境更不妙了。

  但Facebook员工并没有愧疚,而是对内部信息外传感到非常愤怒。他们在内网上发帖称,要把这个告密者找出来:“是谁把内部备忘录放出去的,把他揪出来!”“以后录用新员工的时候,要测试他们是否忠诚。”

  真的很有趣,技术从业者似乎又一次站在了大众的对立面。从硅星人收到的反馈来看,他们的看法是:

  Facebook一没有违法,二没有对外销售用户数据,何况收割用户信息是社交媒体常态,Facebook何罪之有?

  开放平台本身是中立的,因为子弹伤了人,却要造枪的人道歉,这合理么?

  通过对扎克伯格施压,就能给用户一种信息安全感,解决当前的数据滥用问题么?

  一位在硅谷某互联网巨头做广告推荐算法的工程师D,就决定站出来,为Facebook鸣不平:

  Facebook没有错,是你们(公众)太无知了。

  (注:以下不代表硅星人观点)

  争论点1:“我不觉得信息泄露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

  爆料人称自己曾工作的机构Cambridge Analytica利用Facebook泄露的数据控制了选民,帮助特朗普赢得了大选。“对第三方审查不严格,涉嫌导致境外势力控制大选”也是Facebook唯一涉及违法的把柄。然而这次的数据泄露真的有这么严重么?

  硅星人:这次Facebook泄露了五千万用户的信息,这也能洗么?

  D:我也没说要洗地,这事确实是他们疏忽,在发现数据被卖后没有第一时间进行严肃处理。

  其实,有27万用户的第三方App有上万个,总不能一个一个手动筛查。这个数据量不足以引起重视,可能也就让实习生跟进一下吧。

  但事情的后果也没那么严重。只有这27万直接同意了用户协议的人的全部信息可以被CA看到,剩下的4900多万人的时间线和详细个人信息应该是看不到的。现在那个心理测试应用已经下架,API已经无法追溯,但API是个相当成熟的系统,大多数第三方App都是这样工作的,少有例外。

  从数据的质量上来讲,二度人脉是男是女不知道,家住哪不知道,甚至连是不是美国公民也不知道。如果我是CA,我宁愿去当地日报社买公民信息,毕竟订阅者的地址姓名电话性别,甚至政治倾向(从他爱看什么报纸就可见一斑)都有了。我不觉得CA能通过这个切实地影响大选,控制大选可是很难的!

  争论点2:“人们把信息放上网就要做好曝光准备”

  事件争论的焦点之一就是,用户信息被滥用是否是因为Facebook保护不力造成的。公众认为信息泄露是因为Facebook对第三方App监管不严,但是在D看来,只要用户在社交网络上发布了自己的信息,一旦有了一度公开,二度公开就是不可阻止的。

  硅星人:所以你觉得信息泄露是不可避免的?

  D:因为扎克伯格也做不到保护你的信息。他无力改变社交网络的Evilnature,只能改一改API。除非彻底关闭第三方App。

  其实只要用户在社交网络上发布了自己的信息,一旦有了一度公开,二度公开就是不可阻止的。

Facebook已修改查看用户时间线的API,上图为三周前的版本,下图为今天的版本Facebook已修改查看用户时间线的API,上图为三周前的版本,下图为今天的版本

  第三方App请求获得权限,想要拿到你的个人公开信息(性别,地址,邮箱,状态)和好友列表,这个第三方App可能是愤怒的小鸟,可能是部落冲突,也可能是偷菜游戏。

  Facebook只能在第三方条款制定方面予以限制,比如加强审批,收紧准入。但这些用户数据究竟被拿去干嘛了,到底有没有遵循条款中的规定,老老实实用数据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这连Facebook也无法追溯。比如一个尼日利亚开发的小游戏,需要你用Facebook账号登陆,你点了“同意以上条款”之后,它就能得到你的信息,在当地法律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尤其是,第三方的代码Facebook也是看不到的。

  甚至不需要点Agree,点击开始游戏,你的好友列表和个人资料就给人了

  这就像你在菜市场里买菜,小摊贩拿了你的钱去违法犯罪了,我觉得这应该怪小摊贩,而不应该追溯菜市场管理员的责任。

  争论点3:“Facebook已经做了能做的”

  Facebook另一个为人诟病的点,就是虚假新闻问题和被俄罗斯黑客控制的机器人账号。公众似乎觉得扎克伯格是万能的,只要对他施压,让他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一切就能变好。但在从业者眼中扎克伯格“已经很努力了”。

  硅星人:扎克伯格在接受CNN采访时说,已经开始用AI识别清理机器人账号和假新闻,并称至2018年底,将会有两万员工致力于网络安全和内容审查的工作。你觉得他这些样亡羊补牢的措施有效么?

  D:Facebook的反垃圾反虚假可以做得更好,这些举措当然都是有效的。自从意识到假新闻和机器人账号的问题之后,Facebook的AILab几乎全力以赴识别并删除垃圾。

  但这些东西就像牛皮癣小广告一样,清理工作是永远是做不完的。只要发布假信息仍有利可图,垃圾信息和虚假新闻就春风吹又生。Facebook是个开放平台,他们也没那么大的本事把每个人、每条信息都照顾到。

  唯一的方法就是让清理成本尽可能地小,对方付出的代价尽可能地大,得不偿失,这种事就没人再做了。最好的一个例子就是用验证码进行人机识别,成本低、效果好。但是如果有人愿意用5毛一条的价格来雇人手打验证码,你也拿他没辙,对吧。

最近Facebook集中修改了一批API,我们能看到,都是四月四日才改的。可以说用户信息比以前更安全了。最近Facebook集中修改了一批API,我们能看到,都是四月四日才改的。可以说用户信息比以前更安全了。

  争论点4:“每个互联网公司都在这么做,不止Facebook”

  在听证会上,有议员问扎克伯格,“你们有没有卖掉用户信息?”扎克伯格坚定地回答没有。这位议员的问题,也是大众的普遍想法,大家总是把信息泄露和Facebook把用户信息卖了混淆在一起。其实Facebook从没卖过用户信息,它只是做了现在每家互联网公司都做了的事。

  硅星人:你觉得媒体和用户为什么会这么恐慌?

  D:

  被好莱坞电影吓的吧。黑客黑进你家,灯光忽然忽明忽暗,自动驾驶车忽然乱撞,洗碗机自动开始洗碗,莫名其妙的人知道你的消息开始威胁你的人身安全什么的。

  大多数人不知道社交网络的盈利和运作方式,觉得自己“被卖了”。其实Facebook没有卖,也根本不会把用户信息卖出去,因为无论是从信息流来说还是在广告方面,用户信息都是Facebook独家的优势,卖出去对他们根本没有好处。广告主会交钱让Facebook针对某一类用户投放广告,但你的信息还是在Facebook这里。

  恐惧源于无知吧。

  硅星人:最近大家都在谴责Facebook高管在内部备忘录里说“为了把更多的人连接起来,我们什么都能干……我们为扩张所做的事都是正义的”,你觉得他也冤枉么?

  D:只能说屁股决定脑袋吧。他不能代表公司,也不能代表Facebook的员工。

  用户数量确实决定一个产品的生死存亡,“为了让用户更多什么都能干”也是大多数科技公司感想但不敢说的话。

  身为普通用户,我们也没什么可做的。毕竟这个年代,当你点击agree,你的信息就失去控制了,但不点agree,很多服务你就没法使用。

  这是个深刻的结构性问题,不是只删除Facebook就能解决的。没有Facebook,还会有Twitter、Insta、Snapchat,大家都在收割信息,大家都一样。

  硅星人:所以你认为扎克伯格不该道歉么?

  D:不需要道歉,Facebook只是被人当枪使了。收集分析用户数据这种事太常见了,我和我身边的人每天都在做同样的事。更何况Facebook没有违规泄露数据,一切都是第三方协议的问题。这件事上是媒体和用户大惊小怪。

  事实上,在大众对Facebook群起围攻的时候,抱有这样想法的硅谷人不在少数。很多朋友在和硅星人聊天的时候,也会为Facebook纷纷鸣不平。

  附:Facebook高管安德鲁·博兹沃斯内部备忘录(邢逸帆译)。

  安德鲁·博兹华斯

  2016年,6月18日

  丑陋的一面

  我们的工作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我们经常就此展开讨论。而今天我想谈谈丑陋的一面。

  我们的工作,是把人们连系起来。

  如果人们积极回应,这会是一件好事。有人会在与人的交往中找到爱,也许有想要自杀的人因此得救。

  所以我们让更多人联系起来。

  但他们也能把这变成一件坏事。有人会被暴露在霸凌之下,可能因此自杀。恐怖分子可能利用我们的社交网络发动袭击,伤害更多人。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连接着人类。

  丑陋的真相就是,为了把更多的人连接起来,我们什么都能干。公众对我们所做的事说了那么多,也许就只有这一条是对的。让人们交流更容易、更频繁是“客观正确”的事。

  我们连接人类,不为我们自己,不为我们的股价(哈!),这就是我们在干的事儿。我们把人类连接起来。就这么简单。

  因此,我们为扩张所做的事都是正义的。所有被人质疑的、我们所作出的努力,都是正义的。我们让人们更容易被朋友找到,让人们更容易对话交流,有一天我们甚至可能把业务推广到中国。这都是正义的。

  世界的本质是壁垒。世界是松散的。国境、语言、不同的产品,筑起了更多的壁垒。最后的赢家不是最好的产品,而是使用人数最多的产品。

  我知道我这话很多人不爱听。你们都是在Facebook的光环下工作的,但别忘了我们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如果你加入Facebook是因为你喜欢Facebook(译者注:不管是喜欢我们的产品还是喜欢Facebook有钱,都一样),那就对了。如果不是我们极力扩张,我们的用户连今天的一半多都没有。Facebook无法替代,是因为你的朋友都在用它。不是因为它能给照片加标签,不是因为它会给你推送新闻,不是因为你能用它发信息。都不是。

  从创始之初,我们就在被逼回答一个问题——我们的信仰是什么?我们需要说服公众,让他们继续用我们的产品。但我们的首要任务还是连接人类。这就是我们在干的事。

0
+1
0
+1
相关报道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