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商界精英 > 汇源深陷债务危机 新帅空降救急退市风险

汇源深陷债务危机 新帅空降救急退市风险

生意场 2018-07-31 08:38:52 来源:时代周报

  根据汇源果汁最新发布的未经审计的管理账目,截至2017年12月31日,汇源果汁负债总额高达114.02亿元。

  正值停牌中的汇源果汁又被曝出超110亿元的债务压顶。

  根据汇源果汁最新发布的未经审计的管理账目,截至2017年12月31日,汇源果汁负债总额高达114.02亿元。

  由于涉嫌违反香港上市规则中关于关联交易申报、股东批准及披露的条款,汇源果汁自4月3日起停牌至今。7月20日,汇源果汁发布公告称,若其未能在2020年1月31日完成港交所列出的复牌条件,港交所将会展开取消公司上市地位的程序。公告同时表示,将于2018年8月1日(生效日期)生效有关上市规则除牌架构的修订。

  这意味着,如未能在规定时间内复牌,汇源果汁或将面临被退市的风险。

  为了摆脱危机,汇源果汁新任CEO吴晓鹏“空降救场”。一位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擅长财务的吴晓鹏在这个关键节骨点被选中担任CEO,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汇源是为了摆脱债务与融资上的危机。时代周报记者梳理财报发现,尽管汇源果汁净利润近年来整体上扬,但均处在低位水平。2014–2016年汇源果汁净利润分别为-1.26亿元、-2.29亿元、0.13亿元,2017年未经审核的净利润为1.35亿元。与此同时,该公司的负债规模却逐年递增,2014–2017年,其负债规模分别为65.35亿元、76.62亿元、99.95亿元和114.02亿元。

  关于停牌以及债务等相关问题,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致电汇源果汁相关部门,截至发稿未获回复。百亿债务压顶

  引发汇源果汁停牌的,是一起“大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事件。

  今年3月29日,汇源果汁发布对外披露,在没有得到董事会批准,没有签订协议,也没有对外披露的情况下,汇源果汁向汇源集团旗下关联公司北京汇源饮料借出了42.75亿元短期贷款,以便后者应付临时营运资金需要及还债。这一行为违反了港交所上市规则中关于关联交易申报、股东批准及披露的条款。

  汇源果汁在公告中表示,此次贷款已出借资金42.82亿元,现已全数偿还(包括应计利息),同时根据贷款协议的贷款安排已终止。

  时代周报记者查询工商资料发现,北京汇源饮料实际控制人为汇源果汁董事长朱新礼,而由于汇源果汁的上市主体为注册于开曼群岛的中国汇源果汁集团有限公司,北京汇源饮料实际上并不属于上市公司体系。

  随后,汇源果汁发布停牌公告。该公告称,原定于3月29日发布的2017年全年业绩将延后发布,公司股份及债券将暂停交易。

  此后的几个月间,汇源果汁多次将2017年业绩及相关年报延后公布,公司股票停牌也已接近4个月。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汇源果汁旗下仅一家关联公司产生40多亿元的短期借款可能性不大,更为可能的是,汇源果汁将旗下更多子公司所需的借款集中借给一家,来规避更多的风险。“它(汇源果汁)不可能大规模地违反上市公司的财务规定,只能是用这种最小的代价来填最大的坑,它可能有十几个坑需要填。”上述人士如是猜测。

  汇源果汁的停牌也由此触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6月4日,港交所就违规事项向汇源果汁发函并列出复牌条件,包括贷款调查、公布结果并采取补救行动,进行独立内控审阅,证明管理层诚信,公布欠缺财务业绩并说明审计修订等。

  7月初,恒指服务公司发布公告称,由于汇源果汁持续停牌,其成分股自7月11日收市后,以系统最低价格(0.0001元)从港股多个指数及分类指数中剔除。7月12日,深交所又发布公告称,因恒生综合小型股指数成份股调整,将汇源果汁调出港股通股票名单,并自当日起生效。

  2017年上半年财报显示,汇源果汁的净负债率已大幅上升到82.5%,相比2016年急升20个百分点。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由于汇源果汁在上游的农业产业投入较大,而农业又属于重资产行业,导致汇源果汁在当前阶段负债率较高。

  莱维特品牌咨询公司合伙人陈玮则认为,过去汇源果汁的利润能够支撑其高负债的模式,但随着果汁的成本要素近年来不断上升,汇源果汁的零售价格没有同步抬高,必然会压缩企业的利润空间。“归根到底,还是企业的利润没有上去。”陈玮表示。

  并购失败后遗症

  提到汇源果汁如今的状况,绕不过的是十年前那起可口可乐并购案。

  2007年2月,汇源果汁成功登陆港交所,筹集资金24亿港元,成为当年港交所规模最大的IPO。

  2008年,可口可乐提出以12.2港元/股、总价约179.2亿港元收购汇源果汁所有股份,顿时引起舆论哗然;2009年,商务部以涉嫌垄断为由,否决了可口可乐对汇源果汁的并购。

  而在此之前,汇源创始人朱新礼明显没有料到方案会遭遇失败。据多位业内人士介绍,当时,汇源果汁已经开始为并购之后的整合做准备:2008年,汇源果汁投资20多亿元巨额资金新建工厂,准备转型做上游的纯果汁原料供应商;此外,汇源果汁大幅削减销售人员,财报显示,2007年底,汇源的销售人员总数为3926人,到2008年底仅剩1160人。

  在被可口可乐收购失败后,汇源果汁的业绩一直陷入低迷之中,在2016年勉强扭亏之前,汇源果汁连续2年净利润亏损。而根据财报,汇源果汁扣非后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已经连续6年为负。

  多位受访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汇源当年在产能扩张上表现过于激进,导致在后来不得不频繁抛售产能利用率不高的子公司。

  陈玮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并购的失败给汇源果汁留下了长达数年的后遗症,公司整体战略一直不够清晰。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近几年来,尽管汇源果汁被收购传闻不断,但一直没有达成实质性交易。“(汇源果汁)它还是想卖,但九年过去了,它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买家。”陈玮表示。除此之外,在朱丹蓬看来,汇源最大的问题还是优质区位市场的缺失,“汇源在长江以北是非常强势的,但在华东与华南市场非常弱,而华东华南又是整个中国消费水平最高、饮料消费量最多的区域,如果想要获得高速的发展,汇源一定要把华东与华南的市场拿下”。

  新帅能否除旧疾?

  事实上,汇源果汁近年来也在不断谋变。

  汇源果汁的“家族式管理”一直被外界所诟病,为此,朱新礼近年来在“去家族化”上不断出重拳。2013年,前李锦记酱料集团CEO苏盈福出任行政总裁一职,开启激进的改革,然而仅一年后,苏盈福便辞任。2014年4月,前百事大中华区饮料运营副总裁梁家祥出任汇源果汁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生产运营。同年9月,原常务副总裁于洪莉任职执行总裁。2017年,崔现国接任执行总裁一职,但有媒体报道称,今年6月崔现国已经悄然离职。

  然而,陈玮认为,正是高管频繁更换以及营销政策的不稳定,导致汇源在管理和营销上较弱。

  此外,主打中高浓度果汁的汇源也试图在产品线上进行多元化布局,先后涉足低浓度果汁、葡萄酒、冰糖葫芦汁、功能饮料等产品,但效果却不尽如人意。汇源果汁多位经销商均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汇源果汁所有产品中,最为畅销的仍是汇源的100%橙汁果汁。

  重重危机之下,汇源亟须摆脱困境。

  7月16日,汇源果汁空降新帅。该公司对外发布公告称,委任吴晓鹏为行政总裁,负责集团整体管理及日常运营工作。

  资料显示,吴晓鹏于2018年6月加入汇源果汁,2016年11月–2018年3月曾任苏州金螳螂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联席总裁;2005年7月–2016年11月,任中国五矿集团多个职位,包括董事、副总经理及财务总监等。汇源果汁在公告中强调,“吴晓鹏在內部控制、财务金融、企业管理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陈玮表示,汇源现阶段亟须运用财务和融资的技巧来避免其被退市的风险,而吴晓鹏的履历正是汇源所看重的。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0
+1
0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汇源 吴晓鹏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