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高跑跑 > 1.3亿理财未追回董事长又失联,斯太尔一地鸡毛如何收场

1.3亿理财未追回董事长又失联,斯太尔一地鸡毛如何收场

生意场 2018-08-22 09:52:29 来源:第一财经

  斯太尔不翼而飞的1.3亿元理财资金还未追回,刚刚上任不足一个月的董事长也不见了。

  8月20日晚间,斯太尔(000760.SZ)发布公告称,公司无法与董事长李晓振取得联系。截至公告时,公司也尚未能了解到李晓振失联的具体原因。对于李晓振的失联,斯太尔内部人士对记者透露此前未有预兆,公告前两日公司才无法与其取得联系。

  年初以来,斯太尔管理层动荡,公司总经理、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等相继离职,财务总监一职至今空悬。且因债务纠纷,16个银行账户遭冻结,涉及资金1.88亿元,几乎为斯太尔及其子公司全部银行账户余额。

  董事长上任一月失联

  “公司也是最近两天突然联系不上他(李晓振)的,没什么特别的预兆。”8月21日,距离斯太尔披露李晓振失联已过去24小时,该公司一内部人士对记者透露,到目前为止公司未能联系上李晓振,李本人也未与公司联络。而在不到一个月前,李晓振刚刚成为斯太尔董事长。

  7月27日,斯太尔召开董事会,选举李晓振为公司第九届董事会董事长,自此,李晓振也成为斯太尔新的法定代表人。根据斯太尔披露,李晓振出生于1981年,本科学历,历任东营军泰化工厂业务部副经理、业务部经理,斯太尔第一大股东英达钢构的监事、副总经理,在上任董事长之前,也是斯太尔的董事。

  记者发现,关于斯太尔这位80后董事长,可查的信息并不多。天眼查的工商变更记录透露出,李晓振曾是英达钢构的两位自然人股东之一,2017年6月,其将股份转让予烟台鹏坤投资中心,后者目前持有英达钢构49%的股权(剩下51%的部分由冯文杰持有)。李晓振名下公司并不算多,比较关键的是一家烟台公司——昆华投资,他和高立勇分别持有99%、1%的股份,而高立用正是斯太尔上一任董事长。

  此前的7月2日,斯太尔称,高立用因个人身体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董事长等多个职务。辞任后,高立用不再担任斯太尔公司任何职务,这距离其成为斯太尔董事长刚刚过去半年。

  年初以来,斯太尔管理层动荡,公司总经理、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监事会主席、董事长、财务总监等均相继多轮离职。

  1月23日,高立用被选为斯太尔董事长、法人代表,并代理董秘一职。同时,商清被选为总经理,王茜被选为监事会主席。6月23日,任职刚刚半年,商清即辞职,由刚刚成为斯太尔董秘两个月的王志喆接替。自此,王志喆一直兼任总经理、董秘双职。

  就在王志喆成为斯太尔董秘前,斯太尔财务总监姚炯、证券事务代表冯永飞辞职,两人辞职前,斯太尔2017年年报刚被审计机构出具了“保留意见”。在此之后,公司虽然找人接替了冯永飞,但财务总监职位却一直空悬,无人正式“认领”。

  2018年半年报披露在即,财务总监仍空缺,上述斯太尔人士称,目前公司有人在代理相关工作,只是尚未正式聘任,当记者询问由谁代理,为何一直不正式聘任,该人士则拒绝透露。

  上述人士承认目前公司问题不少,人心惶惶、离职不断。但被问及公司是否有相关措施时,其只称“并不清楚,半年报要出了,到时候看吧。”

  斯太尔的人事动荡背后,是公司难以解决的债务旋涡。

  记者据公司公告梳理,因债务纠纷及贷款逾期,2018年年初至今,斯太尔已有16个银行账户遭到冻结,累计冻结资金1.88亿元,占公司及子公司账户余额的99.76%。截至目前,斯太尔及其子公司已被多家债权机构告上法庭。且今年5月,斯太尔自曝公司斥资1.3亿元购买的国通信托产品按约提前终止,但1.3亿元本金不翼而飞,陷入“罗生门”。

  德隆旧部炒壳失利

  实际上,近年来斯太尔业绩常年灰暗,2014年至今一直处于亏盈交替状态,直到2017年亏损1.69亿元,被审计机构出具非标意见。2018年其中期业绩预告更显示,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将亏损1.4亿元,同比下降216.2%。而这一切的困境,自英达钢构入主就早有预兆。

  2012年,斯太尔尚名博盈投资,正处于亏损的边缘。当年11月,博盈投资并购卖壳,以4.77元/股向英达钢构和硅谷天堂旗下天津恒丰,以及四家国内PE机构长沙泽洺、长沙泽瑞(已更名“珠海润霖”)、宁波贝鑫、宁波理瑞定增15亿元,收购梧桐硅谷所控股的——奥地利斯太尔动力(Steyr Motors)全部资产。

  就当时披露的资料来看,上述四家PE被外界认为系“德隆系”旧部操盘。定增预案显示,来自长沙的两家PE当时委托代表江发明,是素有“德隆遗孤”之称的湖南湘晖置业有限公司(已更名为“湖南华鸿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而宁波两家PE当时委托代表是朱晓红,朱晓红现为*ST德奥大股东梧桐翔宇的股东之一,梧桐翔宇则存有更多“德隆系”旧部的身影,与梧桐硅谷关系密切。(详见第一财经4月19日报道《德奥通航资金链临危再曝巨亏,“德隆系”老套路又陷滑铁卢》)

  有接近“德隆系”旧部的人士曾向记者透露,“德隆系”原本的打算是找壳装资产再做股权融资,但2015年“股灾”后市场和监管大变,“德隆系”套路也陷入困境,操盘的上市公司或多或少出现了造血难题,这也使得“德隆系”自身面临较大的资金压力,被套其中,开始与诸多合伙人走向分歧。

  在英达钢构携手德隆旧部入局斯太尔之后,英达钢构给出的业绩对赌承诺是2014年~2016年扣非净利润不低于2.3亿元、3.4亿元、6.1亿元。但实际情况是,这三年斯太尔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666万元、-2.11亿元、1384万元,均未完成对赌承诺。不仅如此,英达钢构至今尚未支付2016年的业绩补偿款4.86亿元,斯太尔已将其告上法庭,一审胜诉。

  但即便如此,英达钢构也很可能并无能力支付4.86亿元的补偿款。该公司一季报显示,其持有斯太尔的1.18亿股已全部质押,且已陷入爆仓或违约之中。

  2月14日,斯太尔公告,英达钢构曾将8959万股限售股质押给财通证券,到期日为2017年9月15日,但英达钢构一直未曾偿还款项,财通证券已向法院诉讼。类似的是,2017年3月29日,英达钢构将其持有的2780万股限售股质押给财达证券,融资1.63亿元,已于今年5月底爆仓被诉至法院,且财达证券希望,斯太尔将这部分股票予以解除限售。

  在英达钢构与斯太尔因业绩承诺内讧之时,同时进入的PE早已在谋划套现离场。2013年通过定增进入的硅谷天堂及四家“德隆系”PE,总共持股3.2亿股,并购之初并未与英达钢构一同承担业绩承诺,但股份锁定3年。

  2016年12月10日,3年限售期结束。同年12月29日,硅谷天堂即披露将清仓减持斯太尔587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44%;宁波理瑞则称将减持不超过8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1%。

  与此同时,四家“德隆系”PE股东自2017年以来就曾先后与中科迪高、上海图赛、中银九方商讨股权协议转让,但均以流产告终。今年3月20日,斯太尔再度公告,四家PE股东与刚刚成立20天的众诚泰业签署了《股权转让意向书》,拟以9.5元/股,转让共计约1.98亿股(占斯太尔总股本的25.1%),若转让完成,斯太尔将再次易主。但随后的3月28日,斯太尔又公告,因宁波贝鑫陷入民间借贷纠纷,转让失败。

  转让股权失败,宁波贝鑫甚至不惜违规违规操作,减持套现。斯太尔7月28日公告,2017年10月27日以来,宁波贝鑫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共减持公司股份1490.43万股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3%,合计成交金额8045.19万元。在减持股份中,有15万股系违规减持,宁波贝鑫称,是因相关操作人员因不熟悉有关法律法规,在减持期限到期后误操作造成。8月3日,斯太尔披露,宁波贝鑫再度以“已长期持有股票,为保证投资人的投资权益”为理由,称将减持2315.53万股。

  而记者据公告梳理估算,截至目前,珠海润霖、宁波贝鑫、宁波理瑞这三家PE已通过二级市场和大宗交易合计减持斯太尔近6596万股,而未曾减持的长沙泽洺也已将其持有的斯太尔股份全部质押。

0
+1
0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斯太尔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