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图解名人 > 深入马斯克的世界:汽车有刹车,他却永远超负荷运转

深入马斯克的世界:汽车有刹车,他却永远超负荷运转

生意场 2018-08-31 10:03:54 来源:虎嗅网

  马斯克早已是科技界的成名人物,人们往往只看到他风光的一面,却忽视了背后的辛酸。最近,CNBC刊文谈到马斯克面临的挑战,讲述他的痛苦。

  周六早上,马斯克(Elon Musk)早早就起床了。他离开洛杉矶(SpaceX的大本营),搭乘白色私人飞机往北飞去。飞机在硅谷停留,接起两名特斯拉工程师,然后飞往内华达州雷诺市,那里有特斯拉电池工厂Gigafactory,他在那里呆了一天。

  对于马斯克来说,这就是正常的工作日:飞越多个州,让生产线高速运转。不过这个上午非同寻常。前一天晚上,他没有睡多久,因为他之前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放弃特斯拉私有化计划。

  决定有点突然,在过去两周半的时间里,动荡没有停止,一切都从一条推特开始,随后市场起伏不定,监管机构尾随而至,对他的做法提出质疑。作为特斯拉CEO,马斯克相信公司遭到破坏者的攻击,他在博客上描绘个人生活,在Twitter上渲染个人情绪。在他看来,这个世界似乎到处都是阴谋。

  马斯克的弟弟、特斯拉董事会成员金巴尔·马斯克(Kimbal Musk)说:“为什么马斯克总是成为焦点?主要是因为他保持透明,保持开放,所以大家都会攻击他。他不知道如何用不同的方式来做这些事,因为这就是他的行事风格。”

  不得不说,马斯克这位富豪既聪明又古怪,他是特斯拉的象征,掌控一切,既要带领人类进入可再生能源时代,又要设计汽车通风口。正因如此,马斯克对特斯拉有着极大的影响力,对于4万名员工及众多的投资者来说,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一些内部人士认为,马斯克是一个工作狂,极为重视细节。他深入参与公司的运营,由此证明特斯拉离不开他。如何做对特斯拉最有利?从最近这些天的表现看,他似乎并非总是很清楚。

  就在马斯克带着特斯拉投资者坐上过山车之前,他早就在网上发布各种匪夷所思的消息,其行为难以预测,例如,他调派潜水艇帮泰国援救被困儿童,后来又侮辱救援专家,说他有“恋童癖”。本月,马斯克接受《纽约时报》采访,他说自己身心疲惫,有些人于是提出质疑:马斯克真的胜任这份工作吗?

  工作之外,马斯克的个人生活也是一团乱麻。他与流行歌手Grimes约会,然而上周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取消了对彼此的关注,一些八卦博客猜测说二人已经分手了。

  随后,马斯克又与说唱歌手阿兹丽娅·班克斯(Azealia Banks)爆发口水战,班克斯说马斯克发布私有化消息时神智不清,他吸食了药物。当然啦,马斯克坚决否认。后来马斯克在Twitter发布古怪的信息,引用T·S·艾略特的诗文。

  工作中,马斯克与典型的CEO不太一样。为了解决生产问题,他经常在工厂地板上睡觉,帮着修复机器人。有时会睡在桌子下。高管纷纷离去,SEC虎视眈眈,他还与高盛、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合作,想将特斯拉私有化,最终放弃。

  知情人士说,董事会的一些成员早就对马斯克的行为感到失望,虽然他们没有积极寻找替代者,不过董事会一直在寻找一名高级副手,寻找工作断断续续。

  资产管理公司Baillie Gifford的主管詹姆士·安德森(James Anderson)指出,他对47岁的马斯克仍然充满信心,还夸他是“富有远见的领导者”,马斯克拥有无与伦比的技术经验,对于细节高度关注。在特斯拉公司,Baillie Gifford是第二大股东,仅次于马斯克。

  尽管如此,安德森对马斯克越来越担忧,他相信马斯克混乱的个人生活和强烈的职业道德给企业带来损失。安德森说:“马斯克很想造福世界,他受到这种使命的驱动,如此苛刻,如此迫切,你总是能看到类似的事情发生。”

  处在战争中

  8月18日早上6点30分,加州Fremont特斯拉汽车工厂,油漆车间的3台机器人出现故障。Model 3生产线被迫中断运营,而Model 3事关公司的未来。

  听说出现问题,马斯克立刻前往工厂,一直工作到深夜。问题最终成功解决,特斯拉找到了原因:机器人被恶意软件感染,这是一起工业破坏事件。虽然无法证明,不过高管们已经有了怀疑对象:一名心怀不轨的员工,他受到卖空者的指使破坏设备。

  在美国证券市场,特斯拉股票可以是说做空最多的。Greenlight Capital创始人大卫·埃因霍恩(David Einhorn)就是其中之一。上个月,埃因霍恩致信投资者,他说:“马斯克看起来有点不稳定,有孤注一掷的倾向。”

  马斯克相信做空者正在散布误导信息。6月份,马斯克指责一名员工蓄意破坏,延缓Model 3生产,暗示背后有做空者操纵。

  谈到与做空者的对决,金巴尔·马斯克说:“我们觉得我们已经卷入战争。”

  许多公司都要与卖空者作战。在马斯克看来,攻击不只与业务有关,他们还想妨碍自己造福人类。

  特斯拉CFO迪帕克·阿胡加(Deepak Ahuja)说:“特斯拉是马斯克的孩子,它有着深厚的个人色彩。”

  现在特斯拉已经上市,马斯克必须应付反对者,他们对马斯克的愿景保持怀疑,打赌特斯拉将会失败。

  最困难的时刻

  去年夏天,马斯克展示Model 3汽车,他曾说这是公司第一款面向大众的电动汽车,还预测说到了年底结束时,每月将会生产2万辆。然而2017年最后3个月,特斯拉只生产了2425辆。

  马斯克将延误说成“生产地狱”,在去年大多的时候里,他不断提到这个杜撰的“术语”。特斯拉CTO史朝保(JB Straubel)表示:“对于特斯拉来说,这段时间是最困难的时刻。我们早就料到会碰到困难,但是没想到这么难。”

  有些困难是自己造成的。

  筹建组装线时,马斯克深信应该接近全面自动化,尽可能多使用机器人,减少人力干预。马斯克相信,一旦达到目标,工厂能够按每秒1米的速度制造汽车,相当于现有组装线的1020倍。

  正因如此,特斯拉在工厂装备几百台机器人,许多机器人都经过调校,可以做人类员工做的事,这些事情本来人类可以轻松完成。马斯克给其中一台机器人取名叫作“flufferbot”,它负责给电池贴上玻璃纤维声音减震块。

  可惜机器人无法完成使命。有时机器人无法拿起玻璃纤维,有时放错了位置,结果导致生产一再延迟。最终,特斯拉只能让人类员工来做。

  对于这些失误,马斯克愿意承担责任,有时还以一种近乎幽默的方式承担。6月末,马斯克穿上一件T恤,上面印着一个机器人,它在递送黄油。在特斯拉内部,这件事成为一个笑话,用来讽刺“为了技术而技术”。

  出现问题之后,马斯克曾在Twitter发消息说:“在特斯拉,过度自动化是一个错误,准确来说是我的错误,人类被低估了。”

  随着挑战的增多,马斯克更加努力工作,每周,他都要花许多时间在工厂巡视,在组装线上查找各种问题并解决。

  史朝保说:“他提出要求,最接近机器人的员工对机器负上个人责任。这一要求让员工担心。”

  马斯克的微观管理让许多高管受不了,自2016年至今,已经有30多名高管离开,其中包括电池工程主管、Autopilot副总裁、制造工程主管,这些职位都很关键。

  另一方面,马斯克自己做的事情越来越多。最近,他与史朝保来到Gigafactory,解决一个制造问题。工厂有一台机器要将电极绕成果冻卷一样的形状,它的运行速度太慢,工程师找不到解决方案。

  马斯克参与进来,他认为机器应该重新调校,提高运行速度。到了一天快要结束时,机器速度提高10%。

  这是一个小小的胜利,说明马斯克有着很高的技术天分。它也可以告诉我们马斯克是如何运营企业的。马斯克与生产线员工融为一体,有时是因为没有员工可派,有时是不愿意指派。

  医疗设备制造商Medtronic前CEO、高盛董事会成员比尔·乔治(Bill George)认为:“作为CEO,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搭建一个出色的团队,让他们环绕在自己周围。他不应该跑到工厂地板上睡觉,我宁可他睡在家里。”

  太累了

  马斯克多次抱怨说,他太累了。他说自己每周工作120小时,有时几天都不出门。上周去SpaceX开会,他居然在小隔间的地板上睡觉了,下面放着泡沫轴(Foam Roller),用来放松背部肌肉。

  特斯拉CFO迪帕克·阿胡加说:“他工作相当卖力,一直都很努力,他真的不容易。”

  为了睡个好觉,马斯克有时会吃安眠药,他曾在Twitter上讨论过这件事,一些董事会成员表示担忧。周日晚上,他经常会在特斯拉工厂度过,然后飞到洛杉矶,前往SpaceX参加10点召开的会议。

  SpaceX总裁、COO格温·肖特维尔(Gwynne Shotwell)表示:“我知道,过去一年对他来说很不容易,不是因为他皱眉或者扔东西了,而是因为他很累。”

  接受媒体采访时马斯克曾说,工作太忙了,今年夏天金巴尔在西班牙结婚,他差点错过婚礼。马斯克说:“我在婚礼举行前2小时抵达,当时我是直接从工厂去的,然后马上又回来了。”

  虽然马斯克工作很努力,不过他的描述不完整。事实上,前往西班牙用了5天,回来的时候,他与孩子在北爱尔兰贝尔法斯特游玩,逛了《权力的游戏》外景地。

  马斯克还告诉媒体,说他自2011年以来就没有休过完完整整一周的假期,上次休一周的假还是因为患了疟疾。但在过去一年里,他休了几次假,留下许多美好回忆。

  新年前几天,他与金巴尔坐上私人飞机,一同随行的还有金巴尔的家人,以及另一位密友布莱恩·摩斯(Bryn Mooser),他们准备前往南极洲。然而一路上天气越来越糟糕,于是大家只好在智利圣地亚哥降落。

  得知无法前往南极,大家制定新计划。新年夜,他们会在里约热内卢开Party。在此之前,他们先去了复活节岛,参观古代雕像。摩斯回忆说,在那里,他们谈到了外星人,提到火星殖民计划,讨论气候变化曾经给复活节岛带来怎样的威胁。

  摩斯说:“他关心世界,关心人类,问题在于有时他关心的东西太多了。”

  尚未摆脱困境

  周四上午,马斯克在特斯工厂召开会议,董事会成员到场。当时他的睡袋还放在地板上。马斯克宣布说,特斯拉不会私有化,继续留在公开市场,至少有一名高管欢呼起来。

  马斯克深知,私有化也许能解决一些问题,但是会带来更多其它的问题。

  消息虽然已经放出,但是事情没有回归正轨。8月7日,马斯克发消息说他已经获得资金担保,准备将公司私有化,SEC对此展开调查。

  韦恩州立大学法学教授彼得·亨宁(Peter Henning)认为,马斯克披露信息的方式肯定不合规,如果SEC决定以欺诈作为理由发起调查,后果相当严重。

  亨宁还说:“处罚相当严重,对于董事CEO来说人人害怕。如果发现误导投资者,SEC可能会要求上市公司CEO或者董事下台,如果真是这样,马斯克就会被迫离开特斯拉。”

  因为收购SolarCity,股东发起诉讼,马斯克必须处理。高管流失,他必须给公司补充新鲜血液,Model 3生产问题也要妥善解决,他还要管理好自己的社交生活。

  在面对这些挑战时,粉丝与反对者都会密切关注马斯克的言行,甚至关注他的情绪。

  不论怎样,马斯克已经积累了足够的名声。肖特维尔说:“马斯克总是坦率直言,有时会给自己带来伤害。没办法,他只知道用这样的方式沟通。”

0
+1
0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马斯克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