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高跑跑 > “黑马富豪”王仁果失联陷迷局

“黑马富豪”王仁果失联陷迷局

生意场 2018-09-11 09:10:10 来源:新京报(北京)

  8月底,成都,泰合国际财富中心,大批建材堆放在工地现场。

  “王仁果去哪儿了?”今年以来,四川富豪王仁果接连两次神秘失联,至今去向不明。

  作为泰合集团控制人,资产号称600亿,王仁果为近年来国内最大黑马富豪之一。8月30日,王仁果旗下上市公司泰合健康发布2018年中报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52.11万元,同比下降15%。泰合健康中报延续了早前对其失联的表述,称公司未能与王仁果取得联系。据新京报记者调查,王仁果出身贫寒,凭借在四川房地产行业的攻城略地急速崛起。但伴随着其两次失联,王仁果的事业遭遇逆流,公司不仅出售资产,目前多处在建工程进展不一,延期现象已经出现。

  王仁果从学习会计专业,到转行做销售;从办罐头加工厂,到涉足房地产业……“不务正业”的9年时间,资产达到上百亿元,被业界称之为“泰合现象”。——《广安日报》一篇报道中曾经这样描述王仁果

  失联谜团

  今年以来两次失联,原因不明

  今年以来,泰合健康两次发布董事长王仁果失联的公告,但未披露原因。

  “听说王仁果早就出来了,但也不是完全自由。老板变得很清瘦、低调,我本来请他喝个茶,约不出来。”近日,一位接近王仁果的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

  8月20日,泰合健康公告,7月2日,王仁果家属通知泰合集团,王仁果可能将于7月3日正常履职。但公司在发布公告前联系王仁果,仍未能与王仁果取得联系,即联系泰合集团,泰合集团也无法与王仁果取得联系,致使实际控制人正常履职公告未发布。“截至今日,公司未能与王仁果取得联系。”

  公开资料显示,王仁果,男,1972年11月出生,研究生学历,是泰合集团控制人。截至2016年底,泰合集团资产超600亿元。2016年,王仁果当选“中国经济年度人物”。

  泰合集团一位内部人士此前告诉新京报记者,“上一次见他(王仁果)是在开年会时,很久了,1月份的时候,就是(失联后)复联的时候”。

  今年1月2日,泰合健康公告称,截至公告日,公司尚无法与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仁果取得联系。1月19日,泰合健康公告,王仁果在正常履职,公司日常经营情况一切正常。

  不过,今年5月9日,泰合健康再发公告,目前无法与董事长王仁果取得直接联系,相关事项正在核实。王仁果第二次失联。

  关于王仁果两次失联的原因,目前仍没有官方消息。

  第一次“失联”消息公布后,外界发现,早在去年12月网上就有帖子传言:王仁果被山东警方带走,疑与恒丰银行原董事长蔡国华窝案有关。

  2017年11月28日,新华社发布消息,恒丰银行董事长蔡国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调查。对此,泰合健康证券部今年1月回应新京报记者称,“我们不清楚”。恒丰银行董事会办公室也表示对此不清楚,目前没有官方消息。

  5月9日,中国证券报报道称,王仁果第一次失联确与“恒丰银行蔡国华案”有关。

  今年7月开始,一则王仁果与落马官员蒲波的消息在网络上不胫而走。消息称,王仁果低价收购自贡银行的股权,与蒲波有关。

  公开信息显示,蒲波,四川南充人,长期在广安工作,曾任广安市副市长、四川省广安市委常委、四川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贵州省副省长等职。

  2018年5月4日,也就是王仁果失联的消息确认几天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发布消息,贵州省副省长蒲波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对于网传的蒲波与王仁果的关系,接近王仁果的人士表示,应该是没有的。他表示,王仁果失联是因为涉及经济方面的案子。

  9月4日,新京报记者就此致电泰合健康董秘电话,电话无人接听。新京报记者所发采访邮件亦未收到回复。

  对于王仁果失联等事,王仁果叔叔此前曾拒绝回应,只表示,王仁果走的是正道,不清楚和蒲波的事情。“过年的时候王仁果回来过,大家团圆,最近没有回来。”他说。

  财富传奇

  从罐头厂到房地产、金融

  王仁果是四川广安人。

  在市区东北方向四十公里外的丘陵深处,坐落着一个叫玉丰村的村落,沿着公路南侧有一片面积不小的湖泊,湖以东就是王家大院,王家从其他村民手里买来的地,改成了湖和院子。

  8月底,新京报记者来到玉丰村。面对记者,玉丰村的村民大多表示对王仁果不了解,只表示他人很好,并未有直接接触,甚至不愿告诉王家大院的位置。

  新京报记者看到,王家大院以重视传统风格修建,大院四周挂着一排排空调,院内装修别致,种植着多样花木。如今,院子里只住着一位六旬老人,王仁果的叔叔。

  在一番婉拒之后,这位老人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采访。对于王仁果失联等事,他拒绝回应。他向记者强调,王仁果小时候家里困难,走的也是正道,心很好,生意做大也一直做慈善。王仁果刚开始创业,就给村里每家每户一年几百块钱。

  接近王仁果的人士表示,老板也是草根,混到现在也不容易。一直是想做点事情,也一直在做慈善。

  “以前王家是住在石笋镇上的城镇居民,后来因为成分不好才到了玉丰村。王仁果父亲以前是煤矿里的工人,华蓥山到处都是煤,他在华蓥煤矿打铁,现在大概70岁,还在奔波,帮王仁果做点事。”王仁果叔叔说。

  他表示,王仁果那一代兄弟姊妹4个,他(王仁果)是老二,老四是王小勇,王仁果失联时,王小勇主持泰合集团,虽然没有多少文化,但人很聪明,能力强。

  “王仁果小时候学习不好,家里穷没办法,但他爱交朋友。学校毕业后去了罐头厂,工作了几个月但没法养活自己,于是停薪留职搞第二职业,做销售,卖煤炭、鸡蛋,还在南充开过门市。2000年后,王仁果看到房地产赚钱,当时他有个亲戚搞房产,在广安包工程,才开始搞房地产,慢慢做大。”王仁果的叔叔说。

  据《广安日报》报道,王仁果从学习会计专业,到转行做销售;从办罐头加工厂,到涉足房地产业……“不务正业”的9年时间,资产达到上百亿元,被业界称之为“泰合现象”。

  在房地产外,王仁果还参股,甚至发起成立了不少金融机构。

  据报道,除了参股仪陇农商银行、广安恒丰村镇银行,作为达州市商业银行的主要股东,王仁果所控股的四川泰合置业集团还作为主发起人筹建了广安思源农商银行。

  前述接近王仁果人士表示,“前些年城商行改制,我们成了很多城商行的大股东、二股东,没有一点关系的话当得了大股东吗?”

  2016年,王仁果还与马云、任正非一起当选“中国经济年度人物”,当年资产达600亿元。

  扩张之路

  收购宏达股份失败

  随着生意越做越大,王仁果也开始进军资本市场。

  2015年8月,泰合健康的前身——华神集团公告称,泰合集团拟通过协议受让方式取得公司控股股东四川华神72%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交易完成后,公司实际控制人将由李小敏变更为泰合集团实际控制人王仁果、张碧华夫妇。这是王仁果创业以来拿下的第一家上市公司。

  2017年9月,宏达股份公告,泰合集团拟共斥43亿元实现对宏达股份的控股。如果此次交易完成,宏达股份实际控制人从刘沧龙变更为王仁果,王仁果也借此机会拿下刘沧龙手中的四川信托以及宏信证券。

  8月底,王仁果老家四川广安玉丰村,王家大院里住着王仁果的叔叔。

  宏达股份实际控制人为宏达集团创始人刘沧龙。据官网介绍,宏达集团管理资产逾5000亿元人民币,员工20000余人。

  一位接近王仁果的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泰合之所以要收购宏达,就是看中了宏达旗下的四川信托。但泰合集团要收购宏达,却得罪了一批利益集团。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几乎就在泰合收购宏达消息公布的同时,安信信托向上海高院提起诉讼并申请财产保全措施,诉讼标的金额达10亿元。公告显示,宏达集团、刘沧龙持有的宏达实业合计82%的股权被司法冻结,导致无法过户,且相关事项尚需获得有关部门的行政许可,刘沧龙与泰合集团之间的股权转让事项无法继续推进。

  尽管对宏达的并购进展不顺,但王仁果扩张的车轮仍然继续运转。

  2017年12月,港股中金资源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时建公司出售本公司71540万股股份,占本公司已发行股本约29%,泰合集团收购价为每股3港元,合计约21亿港元。

  据官网介绍,中国金属资源利用有限公司是我国最大的再生金属综合利用企业。泰合集团在收购时表示,自此,泰合集团携泰合健康、中金资源等多家上市公司,以“金融领衔、其他多元产业协同发展”的产融发展格局再获突破。

  以上三家上市公司的收购,总价合计超过70亿元。

  然而,就在泰合系急速扩张的高速公路上,王仁果于今年1月被泰合健康公告失联。随后在1月底,王仁果复联,宏达股份也公告称,因情况变化,各方一致同意解除此前签订的关于泰合集团收购宏达集团和宏达实业的相关协议。

  今年5月,消息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王仁果本来的想法是低价接手宏达,但因为自己出了麻烦,所以最终放弃。

  收购港股中金资源的交易也宣告失败。中金资源5月公告,该股权转让协议已终止。

  资产出售

  泰合健康控制权曾筹划转让,处理金融资产

  王仁果的第一家上市公司泰合健康也差点面临易主。

  5月21日,泰合健康发布公告称,实际控制人正在筹划涉及公司控制权变动的重大事项,公司股票停牌。4天之后,泰合健康宣布,接盘方为成都远泓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远泓生物拟受让泰合置业持有的四川华神6148万股股份,占四川华神总股本的85.99%,远泓生物将成为四川华神的控股股东并取得泰合健康的实际控制权。

  7月13日,泰合健康宣布,因为双方无法达成一致意见,四川华神的股权转让交易终止,泰合健康的实际控制人仍然是王仁果、张碧华夫妇。

  不过,一位接近王仁果的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王仁果出事后弟弟王小勇主持泰合集团,什么都敢做主,差点把上市公司给卖了,后来老板(王仁果)一出来,就不卖了。

  泰合健康今年8月披露,在王小勇主持下,泰合集团和远泓生物签署了《股份转让框架协议书》。但尽职调查工作结束后,泰合集团和远泓生物经多次协商未果,并且分歧进一步扩大,致使谈判无法继续进行,其后双方终止了谈判。

  虽然上市公司泰合健康仍在手中,但王仁果的金融布局已悄然生变。

  金融对泰合集团意义重大。今年1月媒体报道,王仁果曾接受媒体采访表示,集团“明确以获取金融全牌照为目标”,他还称,“集团层面我们拥有六大业务板块。但对我个人而言,只有两大板块,一个是金融,一个是实业”。

  据此前官网介绍,泰合集团形成了银行、基金、保险、担保、小贷等各类金融形态完善的全产业链格局:作为主发起人控股西部第一家取得牌照的民营银行(广安思源农商银行);单独和联合设立多只专业基金;控股参股多家香港上市公司;拥有4家民信系担保公司、小贷公司。

  近日,新京报记者登录泰合集团官网看到,其官网列出的几大产业中,已经没有了金融板块。根据百度快照查询,泰合集团此前存在六大主营业务,包括金融、大健康、文化旅游、地产、教育、农业。

  这意味着,泰合集团官网已经撤下了金融板块的业务介绍。接近王仁果的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泰合在主动处理金融板块资产。

  今年8月,有媒体报道河北、山东、深圳等多地产权交易所挂出了同一则股权转让信息——“某银行4.9%股权转让招商公告”,公告对银行名称语焉不详,但简单介绍了标的银行的一些财务指标,满足条件的似乎只有邯郸银行。

  邯郸银行2017年年报显示,四川华神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位列邯郸银行前十大股东,持有4.95%股权。华神集团系王仁果旗下。

  前述接近王仁果人士表示,泰合确实在出售邯郸银行股权。

  对于上述公告是否是邯郸银行,新京报记者9月4日致电河北产权交易所负责该交易的闫女士,其未正面回应,仅表示是某城商行。邯郸银行董事会秘书朱月申联系电话则始终无人接听。

  工程受挫

  有地产项目出现延期

  泰合集团的地产板块扩张也遭遇逆风。

  成都市锦江区东大路1号,泰合国际财富中心,泰合金融大楼高高伫立,工地现场被钢板隔离。今年8月底,新京报记者走访看到,营销中心一片火热,工地内部仍有施工迹象,大批建材堆放在泥土地上。

  据媒体介绍,总投资40亿元的泰合国际财富中心,也是泰合迄今为止在成都投资最大的房地产项目,为涵盖住宅、酒店、商业、写字楼的高端综合体,占地约76亩,总建筑面积约43万余平方米。

  新京报记者自营销中心看到的建筑施工许可证显示,项目建设单位为成都泰合华信投资有限公司,合同开工日期2014年12月10日,合同竣工日期2016年9月9日,施工单位是成都建筑工程集团总公司。而现场施工铭牌显示,泰合国际财富中心7楼开工时间2014年11月,竣工时间2018年4月。

  根据人民网地方政府留言板,有市民今年初反映,其于2015年12月底购买了泰合财富中心的住房。

  当时售楼部说2016年7月份就要交房,合同约定为2017年10月31日交房。但是到2017年10月份,开发商以邮件形式通知“不能按期交房”,要拖延到2017年12月底。近期通知2018年4月份交房,后来又通知还要推迟到2018年6月交房。

  对此,当地政府回应称,泰合国际财富中心计划实现6#、7#分段验收,于2018年4月30日交房,若因政府出台限制文件限制施工或者验收过程中验收规范调整和限制,交房时间顺延。

  据报道,泰合国际金融中心建筑面积约8万平方米,包含一栋写字楼和一栋酒店,定位为未来泰合集团总部办公大楼。8月底,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看到,该项目大楼已经成型,而营销中心则大门紧闭,工地现场泥泞不堪。现场一位负责外装的工人表示,项目正在外装,原计划是2017年(完工),后来又改了,现在还在施工。

  另一位工人则称,很多工人都已经走了,拖欠工钱,有的干了几十万(的活)只拿了两万。现在只有安装玻璃的,只有外装,其他的没有人。“再这样干,哪里完得了工?”

  都江堰的数百亿元投资项目也进展不明。

  2016年8月,都江堰市人民政府与中国泰合集团就“青城山国际旅游度假区”项目投资举行签约仪式,该度假区项目总投资366亿元,按照国际一流的旅游产业集群发展思路,逐步推进观光、养生、住宿、文化、餐饮、体育等产业的发展。据报道,2017年1月,都江堰市青城山镇青景社区一处约120亩的土地竞拍成功,“青城山国际旅游度假区”首个项目正式落地,项目规划为高端酒店。

  今年8月底,新京报记者自成都市公共资源交易服务中心获悉,2017年1月,成都泰合仁华大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以76万元/亩的价格拿下都江堰青城山镇青景社区119亩酒店用地,宗地编号DJY2016-33(213)。4月,成都泰合仁华大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又以76万元/亩的价格拿下位于青景社区一宗125.5亩商业地块,宗地编号DJY2016-32(213)。

  今年8月底,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看到,项目地块被一道两米左右的长墙包围。项目周边坐落着多座高档酒店和华希昆虫博物馆,不远处就是5A级景区青城山。项目地址内,杂草丛生,陡峭不平,几乎没有施工痕迹,也未见工人或保安。新京报记者仅在华希昆虫博物馆与项目地中间的一条道路尽头看到了少许建材堆放在地,亦无人看护。

  附近其他单位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该地块已经被盖墙封起来很多年,从没见过施工。

  工商资料则显示,这一项目已易主。

  今年8月8日,成都泰合仁华大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公司名称变更为成都仰止酒店管理有限公司,5月18日,该公司股权结构完成变更,泰合华仁实业(北京)有限公司退出,李倩和四川仰止园林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新增为股东。工商资料显示,泰合华仁实业(北京)有限公司的股东为王仁果和张碧华。

  这意味着,泰合在这一超300亿项目中布局的高端酒店已经易主。

  除了成都、都江堰,泰合集团位于王仁果老家广安的项目也不顺利。

  8月底,新京报记者来到位于四川广安高铁南站附近的泰合国际商贸城,商贸城人流如梭,旁边的总部经济大楼已经建成,楼外已装上玻璃幕墙,但内部并未装修,一楼仍为坑坑洼洼的石灰地面,随处堆放着一些建筑材料。

  泰合集团现场相关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二期即是当地总部经济大楼,目前已经停工。前述一位接近王仁果的人士表示,泰合的一些楼盘、酒店等都要卖,泰合的人也走了很多。

  泰合健康今年8月公告披露,公司实际控制人王仁果、张碧华夫妇于2月8日向泰合集团董事王小勇、黄学出具了书面《委托书》,委托由王小勇、黄学代表王仁果、张碧华全权处理泰合集团的相关事宜(含下属所有公司),包括但不限于合同签订、股权转让、资产处置、银行借款、企业借款等。

3
+1
3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王仁果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