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商战解密 > 仁和药业迷雾:拥有妇炎洁 为何未来不被人看好

仁和药业迷雾:拥有妇炎洁 为何未来不被人看好

生意场 2018-10-08 09:09:04 来源:新浪财经

  2018年8月,仁和药业披露半年报,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22.64亿元,同比增长26.68%。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2.44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增长了51.27%。

  看起来,仁和药业似乎终于回暖了,事实果真如此吗?

  显然,仁和药业的一切都没有变――重营销轻研发的特征在仁和药业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没有过硬产品支撑的增长不可持续。

  重营销,轻研发注定产品质量频出问题

  营销投入过大是医药行业的重大乱象之一。

  排名靠前的上市医药公司在营销上的费用以几十亿记。Wind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上海医药(20.500, 0.03, 0.15%)以52.18亿元位列销售费用榜首,复星医药(31.550, 0.99, 3.24%)以38亿元位居第二,步长制药(29.090, 0.48, 1.68%)销售费用34亿元位列第三,就连排名第十的医药公司营销费用也达到了19.35亿元。

  销售费用无疑占了公司财务支出的很大比例。

  根据今年上半年已发布上医药生物类公司财务数据显示,220家公司中,有20家公司的销售费用率占比超过50%,24家公司销售费用率在40%~50%,31家公司销售费用率在30%~40%,35家公司销售费用率在20%~30。这表明,统计中一半医药生物公司的销售费用率超过20%。

  仁和药业是其中的典型。

  可以说,仁和药业是通过广告发家的。2008年之后的三年,广告费用支出均保持在1亿元以上,迎来了仁和药业的黄金三年。股价也从2008年10月的5.8一路飙升至2010年6月的27.9。陈道明,周杰伦,宋丹丹,当时最具影响力的明星都为仁和药业做加持。

  然而,2012年,仁和药业迎来了它的滑铁卢。2012年4月,陈道明代言的可立克(12.370, 0.25, 2.06%)深陷毒胶囊事件;2012年12月,周杰伦代言的闪亮滴眼液被曝出含防腐剂;2013年1月,宋丹丹代言的儿童感冒药优卡丹又被指出对儿童肝肾有毒。仁和药业的主营产品便是可立克、优卡丹和妇炎洁等产品,主营产品都纷纷出事了。

  2013年1月,北京一名孟医生发了一条微博,“优卡丹和好娃娃小儿氨酚烷胺颗粒,已经被充分证明了对儿童的肝肾毒性,一岁内禁服,六岁内慎服。但是为什么媒体还在播出他们的广告,药店也可以无阻碍购买。各位大V帮忙转发吧,让媒体撤除这种残害儿童的广告吧!”并@了宋丹丹、文章等名人。

  这无疑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随着孟医生微博的发酵和广泛传播,仁和药业终于撑不住了。仁和药业负责人表示这条微博带给公司10亿市值的损失。

  之后,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大幅下滑,两年内净利分别下滑21%和24%。股票市场反馈更剧烈,2018年2月,仁和药业触到了10年以来股价的最低点――4.1。

  最终,仁和药业重营销,轻产品的经营策略遭受惨败。

  仁和药业:看不到的未来

  如果痛定思痛,一改质量问题,或许,仁和药业的未来一片光明。

  然而,仁和药业却让我们失望。

  看起来,仁和药业的在转型:

  2015年至2017年,仁和药业的广告宣传费缩减至0.51亿元、0.30亿元和0.56亿元。营销费用在医药行业中投入也不算大。同期,仁和药业销售费用分别为3.73亿元、4.87亿元和6.19亿元,各占比当期营业收入的14.78%、13.65%和16.10%。

  仁和药业开始缓慢增加研发投入。2015年至2017年,其研发费用分别为1243.82万元、2764.76万元和2764.92万元,分别占比当期营收0.49%、0.78%和0.71%。显然,研发投入相比销售费用还是不在一个数量级上。

  然而,对比之下,我们依旧可以看出,仁和药业始终下定不了决心拼博一把。

  而且,更麻烦的是,随着互联网和AI的来临,各个行业都开始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医疗行业也不例外,这直接冲击到了仁和药业,促使其不断的改变用户智慧医疗服务――2015年,仁和药业以自有资金收购了叮当医药60%股权。公司控股股东仁和集团董事长杨文龙曾表示,仁和集团未来要构建“医疗+医药”的产业链,形成“叮当大健康生态圈”。这条产业链的缩写叫M2F+B2B+O2O,内含和力物联、叮当医药、叮当快药、叮当云健康等产品。

  不过,这个业务短期来看很难实现盈利,智慧医疗概念火热的背后,能否盈利一直是一个谜团。

  以叮当快药推出的产品来看,叮当快药推出了叮当大白AI机器人(16.330, 0.06, 0.37%)、自动售药机、智能药房3.0三个核心产品。叮当大白AI机器人借助“人工智能+医药”的模式满足消费升级,收集并学习了近4000万条健康医药知识库,可识别与理解2万组药品名称及关键字,为用户提供智能化的专业服务,包括线上用药提醒、用药咨询和跟踪、慢病管理、保健预防等。叮当智慧药房则可以通过人脸识别系统,获取叮当大白健康体检服务,监测体温、血压、血脂、体脂等常规身体健康数值,遇到轻症状时,叮当大白将给出智能推荐,帮助用户选择合适的药品。

  但是结果却不尽如意。

  2016年,叮当医药全年营收1.12亿元,亏损5086.04万元。2017年上半年,叮当医药营收2121.01万元,亏损289.86万元。根据仁和药业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前三季度仁和药业营收27.15亿元,净利润2.58亿,同比下降4.43%。收购叮当药业并没有产生水花。

  2018年年初,仁和药业以6636万元将公司持有的60%股份转让给了原股东,此次股权转让完成后,公司不再持有叮当医药的股权。

  对此,仁和药业方面给出的原因是:叮当医药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与其产生业务重叠、形成资源闲置、无法达到最初收购该企业股权的预期目标。

  三年的试验,仁和药业最终明白,追智慧医疗的风口前还需要三思。

  而仁和药业的未来依旧迷茫。

0
+1
0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仁和药业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