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商战解密 > 王健林迪士尼梦碎:曾豪言万达城会让其20年无法盈利

王健林迪士尼梦碎:曾豪言万达城会让其20年无法盈利

生意场 2018-11-26 09:21:41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北京)

  王健林迪士尼梦碎:曾豪言万达城会让其20年无法盈利

  从缔造2000亿影视帝国到4个跌停、市值大幅缩水,万达电影在2年半的时间里,与影视行业一同经历了冰火两重天的跌宕。

  时间拨回到2016年5月12日,万达电影(前身万达院线)公布了重大资产重组的方案,万达电影将以372.04亿元的价格收购万达影视,重组标的还包括传奇影业和游戏公司互爱互动。前者在2016年3月,被万达集团以3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30亿元)的价格收购。

  万达电影在此次收购前的市值为942.92亿元,于是,不少声音认为重组之后的万达影视帝国将达到2000亿元的市值。尽管公告中显示,由于传奇影业2015年的亏损高达36.28亿元,万达电影收购完传奇影业后,亏损达到39.7亿元。但万达电影扭亏为盈的能力仍然被广泛认可,此前万达收购了亏损中的全球第二大院线AMC,收购后很快就做到了盈利。

  但是市场的信心并没有让重组顺利进行,2016年8月,重组终止,官方给出的原因是,“本次预案公告后,证券市场环境发生了较大变化,交易各方从更有利于保护中小股东利益的角度,拟探讨调减交易价格的可行性”。2018年3月31日,万达电影再次停牌启动重组,这次的方案剥离了传奇影业,增加了电视剧制作公司新媒诚品,交易价格为116.19亿元。和两年前一样,万达又一次收到了深交所的问询函,在11月对问询函的回复中,万达影视的交易价格再度下调约10亿元,改为106.51亿元。

  2018年11月5日,万达电影复牌,复牌当日,股价从34.56元跌至31.10元,跌幅高达10.01%,并且经历了连续4日的跌停。截至11月20日,万达电影收盘价为23.20元,总市值约为409亿,较停牌之前的609亿市值,缩水200亿。

  针对此次的重组方案,《中国企业家》的记者联系到了万达电影,但对方拒绝了采访要求。

  在万达电影从2000亿的梦想中跌落的过程中,影视行业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2017年,证监会收紧了影视类资产的并购和上市,新丽传媒、开心麻花等明星公司或暂停或终止IPO进程。2018年6月以来,由崔永元炮轰《手机2》而引起的影视行业逃税风波,导致华谊兄弟等多家上市公司股价下跌,市值缩水。

  电影行业的增速也大幅放缓,2016年票房达到457亿元,增速仅为3.63%,前一年的增速还是48.99%——2017年票房增速虽然回升到13.45%,但559.11亿元的总票房最终也没能越过早在2016年就喊出的600亿大关。

  万达电影的失落,意味着王健林的迪士尼之梦,碎了。

  王健林的计划

  对标迪士尼是中国电影公司近些年来最喜欢的叙事方式。

  如果说迪士尼式的运作是种树,从文学或者漫画等源头培育IP,待IP成熟之后再扩展到电影、衍生品、主题乐园等方面。王健林式的运作更像是盖房子,准备好不同的模块,再通过资本运作完成搭建。

  王健林的迪士尼之梦始于院线,2006年,万达电影院线有限公司成立。2015年,万达院线成功登录A股,成为院线第一股。

  万达院线的成功,建立在万达商业地产的成功之上。万达电影旗下的影院均是直营管理,选址也大多基于万达的商业地产。

  2000年,在万达内部被称为“遵义会议”的一次董事会上,万达确立了发展商业地产的路径。早在2003年,万达就试图通过合作的方式进军电影行业,把院线引入万达的商业地产,但是和上海广电与时代华纳的合作先后流产,迫不得已走上了自建影城的道路。

  相比于影院的快速发展,万达涉足电影制作却颇晚,2011年,万达影视成立。时任总经理的宋歌曾经建议王健林,用10亿左右的预算,买下一批导演、经纪公司,打通电影产业链,完成垂直整合。

  但是2010年,中国电影的票房才首次突破100亿,达到101.72亿元,破亿的国产片只有17部,尽管同比增长高达63.9%,但和如日中天的房地产行业相比,只能算小生意,宋歌的建议并未被采纳。

  不过,王健林做中国迪士尼的重点,从来都不在创作层面。放弃签约导演的同时,万达在另外的层面展开了布局。

  2012年,万达作价26亿美元收购了全球第二大院线AMC100%的股权,后者当时在全球范围内拥有346家影院,共计5028块银幕。

  另外的大手笔则放在了文旅项目上。2012年,万达启动了文旅城项目,集合商业地产、旅游、文化产业等诸多业态的超大型综合体。“文旅城的核心竞争力不是资金、土地,而是创意和知识产权,文旅城将把中国文化输出到世界各地。”王健林曾如此表示。“我就是奔着迪士尼去的。我从不迷信洋鬼子,我要用事实证明,中国人做的旅游项目和美国所谓的知名品牌可以一起竞争”,他还说道。

  这些文旅项目寄托了王健林用中国版迪士尼打败迪士尼真身的期望。2016年,王健林接受鲁豫采访时曾表示,万达城会让上海迪士尼20年内无法盈利。在他看来,迪士尼的门票太贵了。相比于万达乐园200元以内的票价,迪士尼385元一张的门票确实有些贵。

  但王健林也有些低估了迪士尼的影响力,上海迪士尼2016年6月开始营业,在2017财年就获得了盈利。

  有了院线和主题乐园,相比于迪士尼,万达还缺内容。在王健林的规划里,这部分将由传奇影业来填补。

  传奇影业由华尔街金融公司前高管托马斯·图尔于2000年创办。2005年,传奇影业与华纳兄弟达成了7年共同制作40部电影的合作,以此为契机进军好莱坞,传奇影业的模式是为电影制作公司和华尔街的几大私募基金牵线搭桥,更接近电影投资公司。

  这个时期,传奇影业出品了《蝙蝠侠》系列电影,以及《盗梦空间》等口碑佳作。由于跟华纳的关系转冷,2014年,传奇影业和环球影业建立合作,并开始转型为电影制作公司。

  中国的投资者曾三度尝试与传奇影业合作,2010年,橙天嘉禾入股传奇影业,但很快就抛售了股权。2011年,华谊兄弟试图与传奇影业成立合资公司传奇东方,但于2012年初中止。

  中国电影公司不缺院线,不缺主题公园,也不缺钱,缺的是有国际影响力的内容和打造IP的能力,但是,“好莱坞六大制片公司不会轻易接纳中国企业与中国资本的,它们连让你参与一部大片的制作与投资都很谨慎”,一位曾参与传奇影业谈判的一位上市公司CEO在《第一财经日报》的采访中表示。

  因此,和六大中的两家有过深度合作,并且有丰富的IP运营经验的传奇影业便成为了最佳选择。

  但是,由传奇影业主导的项目,在票房表现上却并不尽如人意。2016年的《魔兽》和《长城》分别只获得了4.33亿美元和3.32亿美元的全球票房,虽然万达均在院线层面给予两部电影不少支持。

  败局

  用建房子的方式打造中国迪士尼的方式更为速成,但面对风险时的抵御能力也更糟糕。

  2017年6月中旬,银监会要求各家银行排查包括万达、海航集团、复星等数家企业的授信及风险分析,排查对象多是近年来海外投资比较凶猛、在银行业敞口较大的民营企业集团。这个消息传出之后,万达遭遇了股债双杀,万达电影和万达的多只债券均经历了大跌。

  半个月后,万达把13个文旅项目91%的股权卖给融创中国。收购后万达城冠名不变,项目仍由万达单方面设计、建设和管理。融创每年要为每个文旅项目向万达支付5000万元的管理咨询费。2018年10月底,万达和融创同时发公告称,融创将接管13个文旅项目的设计、建设和管理工作。

  2018年9月,根据路透社、HollywoodReporter的报道,万达将减持AMC的股份,股权预计从60%减少到38%。

  几番资产出售之后,王健林的迪士尼版图全面收缩,回归到院线和影视制作两个基本面。但是,万达影视自身的电影业务发展得却并不顺利。

  2016年,万达影视的营收为9.95亿元,电影及相关业务营收6.66亿元,占比66.93%。到了2017年,总营收大幅增长到20.20亿元,但电影及相关业务的营收为8.39亿,同比增长只有26%,总营收的增长源于电视剧及游戏相关业务,后者营收高达8.26亿,同比增长151%。

  游戏业务原本可以支撑财务数据,华谊曾经的低谷正是依靠变卖旗下游戏公司的股份度过,但游戏行业自身也在经历寒冬,恐怕难以再支撑电影公司的业绩。

  业务发展磕磕绊绊的同时,万达影视的管理层在2015年8月到2018年8月的3年间,也经历多次变动,共有三任总经理、六任副总经理先后离职。深交所在今年的问询函中,也对人员变动提出了疑问。

  万达影视的2018年,也并非全无捷报。由万达影视主投的《唐人街探案2》在贺岁档上映,获得了33.97亿元的票房。这部电影的成功让万达影视2018年第一季度电影业务的收入就超过了2016、2017两年电影业务的年度收入。

  不过,万达影视手中的IP储备量并不算丰富,最知名的《鬼吹灯》系列,将在2019年7月到期。如何在风险大的电影行业保持持续的利润增长,仍然是个难题,而且万达影视还将面临业绩对赌。

  在2018年6月的重组方案中,万达影视需要在2018年、2019年、2020年完成8.88亿元、10.69亿元、12.71亿元的净利润,而2016年和2017年的净利润只有3.64亿元和5.97亿元。

  不过,在11月4日的最新公告里,万达电影表示,本次交易的业绩承诺数尚未最终确定,以2018年7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的资产评估工作尚在进行中。

  院线仍然是万达目前最大的优势,从票房收入来看,万达院线仍然是国内第一院线,且领先优势非常明显。影院层面的优势,多少能为自家出品的电影提供一些排片的倾斜。

  仅有院线并不能高枕无忧,从2015年开始,中国银幕数量的增速就开始明显放缓。另外,影院对票房的影响力也在下降。一方面,互联网票务平台兴起,很大程度上成为了排片的风向标。另一方面,好内容为自己代言。只要电影自身质量过硬,哪怕先期得到的排片支持较少,也会在后期凭借口碑逆袭,比如2018年春节档的《红海行动》。

  万达电影的价值还体现在了今年年初的两起战略投资上,2月5日,阿里巴巴集团和文投控股分别出资46.8亿元和31.2亿元,收购万达电影12.77%的股份,成为第二、第三大股东。

  从构建全产业链影视帝国的角度来看,这次收购对阿里的战略意义更大一些,后者已经拥有了影业、线上渠道、文学等布局。制造中国迪士尼的目标,正在逐步由房产公司、电影公司过渡到互联网公司手里。

  在成为迪士尼这条路上,万达的经历,跟华纳兄弟有着某种对照。当初,华纳兄弟慧眼识珠,在《哈利·波特》还没有享誉全球的时候就买下了版权,但由于早早出售了旗下主题公园公司六旗,不得不与环球影业合作,后者则依靠《哈利·波特》主题园区大赚一笔。

  而万达,原本已经具备了一切,只差一个《哈利·波特》。

0
+1
0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王健林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