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商战解密 > 500亿财富继承关口:吴亚军牢握控制权 龙湖去家族化

500亿财富继承关口:吴亚军牢握控制权 龙湖去家族化

生意场 2018-11-26 09:45:16 来源:时代周报(广州)

  500亿财富继承者,蔡馨仪,没有照片曝光,鲜少身份信息流出,却在短短数小时内成为热搜新闻人物之一。

  11月22日当晚,龙湖集团(00960.hk)的4页简短公告,勾勒了蔡馨仪未来的命运轨迹——出于家族财富传承的安排,董事长吴亚军将原由吴氏家族信托所持的43.98%龙湖股权全部转至女儿蔡馨仪的XTH信托。

  这也意味着,吴亚军女儿设立的这个全权信托,成为了龙湖的最大股东。而20余载搏杀,在房地产江湖的男人帮中,将龙湖从西南一隅的小房企带到了全国地产舞台中央的吴亚军,会就此退居幕后?

  龙湖公告称,这次股权分派,是吴氏家族财富管理及传承的正常安排,对公司营运没有影响。吴亚军将继续担任龙湖集团主席兼执行董事,蔡馨仪无条件承诺及保证其根据吴亚军的指示行使相应股份的投票权。而接近龙湖的人士称,蔡馨仪没有在龙湖体系内任职。

  一次又一次复杂而缜密的家族信托计划,正是吴亚军亲手为龙湖量身订做了一身专业铠甲:早在龙湖上市前,吴亚军夫妻两人股权便分属两个信托公司持有,因此后来的离婚对公司运营没有任何影响;而这一次股权分派,也是其对家庭财产管理未雨绸缪的考量。

  25岁龙湖如今正走到转型的关键节点。吴亚军有信心完成今年2000亿元的销售目标,但除地产开发外,商业运营、长租公寓、智慧服务、养老等业态都要承担起龙湖盈利增长试验田的作用。

  财产防火墙

  吴亚军最新一道选择题的答案,经汇丰信托传达给了龙湖董事会——前一天(11月21日),Silver Sea的全部已发行股本已由母亲信托分派予女儿信托,即蔡馨仪设立的全权信托XTH信托。

  Charm Talent为Silver Sea的全资附属公司,而SilverSea为汇丰信托作为吴亚军设立的吴氏家族信托(母亲信托)的受托人身份全资拥有的公司。母亲信托的受益对象为吴亚军的若干家族成员,包括蔡馨仪。透过Silver Sea,汇丰信托对Charm Talent 100%控股。

  截至11月22日,Charm Talent持有龙湖43.98%股权。根据当天21.45港元/股收市股价计算,母亲信托拥有的龙湖股权市值近人民币495.67亿元。

  这也代表,分派后,女儿信托取代吴氏家族成为了43.98%龙湖股权的唯一拥有者,成为这近500亿财产的继承人。在法理层面,证券及期货条例(第571章)第XV部给出了相关解释。而汇丰信托作为女儿信托的受托人,也因此前已获得龙湖超30%的股权而被豁免要约收购。

  对于这一决定,龙湖方面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系女儿日渐成年后,吴对家族财富管理及传承的正常安排”。事实上,作为一个权益配置的工具,家族信托在过去多年里成为高净值家族财富传承选择之一。香港的富豪家族,李嘉诚、杨受成、新鸿基地产等皆通过信托来持有上市公司股权。作为私人及家族理财最为常见的一种手段,家族信托还有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在财富传承的过程中,避免复杂的继承程序。股本分派后,吴亚军投票权不变,XTH信托则享有收益权。

  吴亚军无疑是将信托的财产安全隔离作用发挥得最淋漓尽致的企业家之一。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早在2007年,吴亚军就一手准备龙湖的上市工作,一手准备建立财产防火墙。2009年龙湖在香港上市时,吴亚军和前夫蔡奎的股权就分属两个不同的信托持有。

  这份未雨绸缪的信托计划说明,从企业上市到夫妻双方风险隔离,吴亚军做了充分准备,避免了许多上市公司中因控制人婚变而引发的股权纷争、财富缩水、股价震荡、企业瘫痪等灾难性风险。2012年,吴亚军的离婚十分平静,资本市场并未作出过度反应。

  接下来,龙湖的主要股东除了XTH信托之外,还有蔡馨仪的父亲蔡奎。截至2018年6月底,蔡奎及其通过佳辰国际合计持有龙湖26.1%的股权。

  深度机构化

  但龙湖的控制人仍然是吴亚军,股权转移对龙湖运营没有影响。无论此前还是此后,大股东的投票权都牢牢掌握在吴亚军手里——公告显示,蔡馨仪无条件承诺和保证Charm Talent根据吴亚军的指示行使投票权。同时,吴亚军将继续担任龙湖集团主席兼执行董事。

  25岁龙湖如今正走到转型的关键节点。吴亚军要求龙湖上下走出舒适区,致力于空间营造与服务,做强服务型收入。在2019年,龙湖服务型收入要贡献第一个100亿元。

  龙湖要做服务集成,组织变革将是关键的支撑力量。而机敏和开放,则是龙湖推动组织变革的重要标尺。

  “透明化,把权责向股东交待清晰,这就是吴亚军的个性。”龙湖内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龙湖内部没有两边家族的子弟兵,包括蔡馨仪等人都未在龙湖体系内任职,公司靠的是职业化团队和成熟的管理制度。

  上市前夕,龙湖地产创建人蔡奎辞去了公司副董事长以及管理层面的一切职务,这被认为是龙湖“去家族化”的肇始。接下来的每一步,龙湖都在往深度机构化方向前进。

  2011年,邵明晓上任龙湖常务副总裁一职,就是吴亚军放权的重要信号之一,并就此拉开龙湖深度机构化的序幕。随后不久,邵明晓接任CEO并接过龙湖运营管理的指挥棒后,吴亚军得以从实际业务中跳出来,集中精力思考龙湖长远战略。

  “龙湖没有助理,保洁员跟CEO有一样的尊严,”邵明晓透露,龙湖是非常扁平、低权力距离的公司,服务要列入KPI考核中,比如重庆团队大奖金池的20%考核就来自客户满意度和内部员工满意度,多年未变。

  龙湖没有英雄,这是龙湖追逐的终极理想。一众高管,包括吴亚军本人都经常“泡”员工论坛,和员工直接互动。

  在外界看来,作为管理者,吴亚军身上的女性特质注定了她与男性企业家不一样的地方,也带给了龙湖不一样的风格。

  目前,龙湖力推的合伙人制度范围广、力度大、门槛低,不设项目跟投,所有奖励都是根据公司整年利润,按照比例提取。他们力推的“平台+端”系统变革之路,力求对组织架构进行优化,削减管理成本,提高管控效率。改革正在奏效,今年前10月,龙湖累计签约1641.2亿元,已超过去年全年水平。

  如今的股本分派,经营权、投票权、收益权分离,也进一步凸显龙湖深度机构化、去家族化的决心。地产领域,很多第二代选择不接班,比如富力张力的儿子张量、中骏置业二公子黄涛,以及王健林儿子王思聪等。而更多的民营企业逐渐进入了交班的时间,创始人究竟是把权杖交给职业经理人还是第二代?这仍然是难题。

0
+1
0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吴亚军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