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漏网之语 > 乔布斯遗失16年的采访:A级人才的自尊心,不需要你呵护

乔布斯遗失16年的采访:A级人才的自尊心,不需要你呵护

生意场 2018-04-13 10:28:09 来源:粥左罗

  今天给大家分享一个关于乔布斯的采访视频,时长72分钟。(文字缩减版)

  在这个3分钟短视频流行的时代,72分钟实在太长,我相信很多人没有耐心看完。

  但我更相信,与你在微博上刷明星八卦、在抖音上哈哈哈哈一个小时相比,静下心来去倾听一位改变世界的天才的思想,显然更有价值。

  这是一段遗失16年的访谈。

  1995年《书呆子的胜利》节目曾采访了乔布斯,当时乔布斯正在经营自己创办的NeXT公司。18个月后苹果收购了NeXT,又过了半年乔布斯重新掌管苹果。

  节目播出时只用了其中的一小段,采访母带后来在从伦敦运往美国途中遗失,多年来我们一直以为再也看不到完整的采访,然而乔布斯逝世后不久后,导演Paul Sen在车库发现了这样一份VHS拷贝。

  乔布斯生前很少接受电视采访,如此精彩的访谈更是罕见,大部分内容是首次公布于众。

  为了向乔布斯致敬,全片几乎一刀未减。

  透过访谈,我们能看到乔布斯的坦率、非凡的魅力和独特的视野。

  以下是对访谈内容的独家梳理,与访谈内容不完全一致,为了提高阅读体验,内容有所增删,顺序有所调整。

  1、12岁,世界握在手中

  我第一次见到计算机是10或11岁。

  大约30多年前,见过电脑的人不多,即使见到,也是在电影里。我有幸在NASA Ames研究中心见到一台,那不是一台完整的计算机,设备非常简陋,连显示器都没有,只是一台带键盘的电传打印机。

  即便如此,这玩意也太奇妙了,尤其是对10岁的男孩而言。你可以编写程序,机器接受并执行你的设想,然后把结果告诉你,如果结果和设想的一样,说明程序见效了。

  这太让人激动了,我完全给计算机迷住了。

  12岁时,我打电话给惠普创始人比尔·休利特。他接了电话,我说我叫Steve Jobs,你不认识我,我12岁,打算做频率计数器,需要些零件。我们聊了大概20分钟,我永远记得他不但给了零件,还邀请我夏天去惠普打工。

  我才12岁,这件事对我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影响。之后我每周二晚都去惠普的Palo Alto实验室,我见到了第一台台式计算机——HP9100,它是一台可以独立工作的一体机,我很喜欢,我常常数小时地守着它编程。

  大约十四五岁时,我认识了Steve(Woz,苹果联合创始人斯蒂夫·沃兹尼亚克),他是我遇到的第一个比我更懂电子知识的人,他大概比我大五岁,我很喜欢他。他因为制造恶作剧被大学开除,刚刚回到父母家,正在修大专的结业课程,我们成了最要好的朋友,开始一起做项目。

  当时《Esquire》杂志报道,有人有办法打免费电话,我们很好奇,怎么可能做到呢?多半是吹牛。我们开始泡图书馆,寻找打免费电话的秘密。一天晚上我们去了斯坦福线性加速中心,在科技图书馆角落的最后一排书架上,我们找到一份AT&T技术手册,揭开了所有的秘密。

  我们看着这份手册,三周后做出了一个可以打免费电话的装置,真的管用。我们称它为“蓝盒子”,盒底贴着我们的logo,上面写着“世界握在手中”。

  这是世界上最好的“蓝盒子”,全数字化、简便易用。

  你也许会问这样做有意思吗?它的意义在于虽然我们年纪还小,但已经意识到我们有能力做出控制庞大系统的工具,这就是我们得到的启发。

  这是不可思议的经历,没有“蓝盒子”就不会有苹果电脑。

  我们弄到梵蒂冈的电话号码,冒充亨利·基辛格打电话给教皇,教会的重要人物逐个被叫醒,最后终于派人把教皇叫起来,要不是我们憋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们还真以为是基辛格。虽然没跟教皇通上话,但实在是搞笑。

  2、21岁,在车库组装第一台电脑

  1974年,我因经济因素休学,成为雅达利电视游戏机公司的一名职员。

  我一边上班,一边常常与沃兹尼亚克一起,在自家的小车库里琢磨电脑,我们梦想能够拥有一台自己的计算机,但价格极其昂贵,于是准备自己开发。自己动手做完全是因为我们买不起。

  1976年,我们在旧金山的计算机产品展销会上买到了6502芯片,然后我们车库里装好了第一台电脑。

  后来周围很多朋友也想要,我们只好替他们做。全部手工制作一台电脑大概要40~80小时,那些小零件太难安装了。

  这事占用了我们所有时间,于是我们想到制作印刷电路板,这样只要几小时就能做出一台Apple I。

  我们打算把电路板以成本价卖给朋友,把钱赚回来,这样皆大欢喜,我们也可以休息休息。说干就干,我把大众Microbus卖了,Woz卖了他的计算器,我们凑够了钱,请朋友设计印刷电路板。

  电路板做出来后,卖了一部分给朋友,我想把剩下的也卖了,把Microbus和计算器赎回来。

  我去了最早的计算机商店,老板Paul说“我预订50套”,我说“太好了”,“但我要完全组装好的计算机”。

  我们从没想过出售整机,不过还是答应了,何乐而不为呢?

  我花了好几天打电话联系电子元件批发商,告诉对方需要哪些零件,我们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我们打算买100套零件,做好后以两倍的成本价卖给字节商店50台,剩下50台就是我们的利润。我们说服批发商赊给我们零件,30天后还款,我俩就这样懵懵懂懂地拿到了零件。

  Apple I做好后,卖了50台给计算机商店,第29天才收到账款,第30天正好付清赊零件的钱。

  剩下的50台,是我们的利润,我们不得不继续寻找批发商,是不是还有其他计算机商店?我们打电话给全国的计算机商店,就这样做起了生意。

  3、人类的叛逆者

  Apple I之后,我们开始设计Apple II,我对它充满期待,希望它能成为第一款功能齐备的个人电脑,就算你不懂硬件也能轻松使用。

  我找到设计师,设计了所有细节,什么都想好了,可我们资金不足,还缺几万美元,于是我开始寻找风险投资。

  我找到Don Valentine,他还来参观了我的车库,他说我看起来像人类的叛逆者,这话成了他的名言。

  他不打算投资,但推荐了几个人给我,其中就有Mike。

  Mike以前是英特尔的产品经理,他大概30岁离开英特尔,手里有英特尔的股票,他靠股票期权赚了一百多万,当时非常富有,他在家投资石油、天然气之类的生意。

  我感觉他想干一番大事业。

  1976年10月,Mike拜访了我们的车库。

  我俩聊得很投机,最后Mike答应投资69万美金,我说我们不光要钱,还希望你入伙,于是Mike成了我们的合作伙伴,我们就这样起步了。

  1977年4月,我在美国第一次计算机展览会上,展示了Apple II样机,当时我们出尽了风头,批发商和经销商蜂拥而至,进展非常顺利。

  4、25岁赚到一个亿

  1980年12月12日,苹果公开上市,不到一个小时,460万股被抢购一空,当日以每股29美元收市。苹果产生了4名亿万富翁和40名以上的百万富翁。

  我23岁拥有超过100万美元的财产,24岁超过一千万,25岁超过一亿。

  但这不重要,我不是冲着钱去的。钱允许你做想做的事,钱让你实现那些短期内看不到效益的创意,但钱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公司、人才、产品,是产品带给客户的价值。所以我不太看重金钱,我从不出售苹果的股票。

  5、30岁,被逐出苹果

  1985年,我30岁,被CEO John Sculley排挤,离开苹果。

  这段经历很痛苦,我不太愿意聊这事。

  怎么说呢?我招错了人。他毁了我10年的心血,他逼我离职,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如果苹果能按我的设想发展,我会很开心。他侥幸登上了一艘正要发射的火箭,他还以为自己建造了火箭,轻率改变火箭的飞行轨道,结果是箭毁人亡。

  1984年底,IT行业进入萧条期,销售业绩大幅下降,John开始惊慌失措。

  这时苹果正好群龙无首,各部门负责人都很强势,互不相让。我管理Macintosh部门,有人管理Apple II部门,还有些部门已经濒临关闭,比如存储部门。公司百废待兴,市场疲软又进一步激化了公司的内部矛盾,大家各自为阵。

  董事会对公司业绩很不满意,John的职位岌岌可危。那时我才发现John有一种很强烈的自救本能,有人曾提醒我百事前总裁绝非善茬儿,他说得没错。John把一切问题都归咎到我头上,我们因此反目。

  董事会一向很信任John,所以我被扫地出门了。

  当时,我认为Mac才是苹果的未来,应该削减Apple II的项目开支,加大对Mac的投资力度。

  而John的愿景是,不惜一切代价保住他的CEO位置。

  1985年苹果处在一种瘫痪状态,苹果应该有一位强势的领袖,团结各个部门。我那时才30岁,觉得自己没有能力打理苹果。我担心自己无法管理20亿资产的公司,可惜John也没这个能力。

  总之他们说没有适合我的职位,太悲剧了。

  他们完全可以让我留下的,我申请过成立研发部门,每年给我几百万预算,网罗优秀人才干一番大事业。

  他们拒绝了我的申请。我被赶出自己的办公室。

  再聊下去我会发狂的,但这还不是最糟的,毕竟公司是大家的,不是我的。最糟糕的是,苹果的企业文化在随后几年里被毁了。

  6、10年后苹果衰落

  1985年,我离开时,苹果领先业界整整10年。10年后,1995年,微软赶上了我们。

  微软能赶上来是因为苹果止步不前。1995年的Macintosh与10年前的几乎没有区别。苹果每年的研发费用数千万,累计已经超过50亿,有什么效果?我没看到。

  为什么我离开后,苹果衰落的如此迅速?

  他们不懂如何利用新技术,不懂如何创造新产品,优秀的员工被困在公司里,束手无策。

  John有个严重的毛病,我在其他人身上也见到过,就是盲目乐观,以为光凭创意就能取得成功,他觉得只要想到绝妙的主意,公司就一定可以实现。

  问题在于,优秀的创意与产品之间隔着巨大的鸿沟,实现创意的过程中,想法会变化,甚至变得面目全非。

  设计一款产品,你得把5000多个问题装进脑子里,必须仔细梳理,尝试各种组合,才能获得想要的结果。

  每天都会发现新问题,也会产生新灵感。这个过程很重要,无论开始时有多少绝妙的主意。

  7、靠流程和制度做不出好产品

  1984年我们从惠普聘请了一堆人设计图形界面电脑,我跟他们大吵过几次。他们冲我大嚷大叫,说什么研发鼠标至少要5年,成本不会低于300美元,把我搞烦了。

  我找到David Kelly设计公司,对方90天后设计出了质量稳定的鼠标,成本只要15美元。

  公司规模扩大之后,就会变得因循守旧,他们觉得只要遵守流程,就能奇迹般地继续成功,于是开始推行严格的流程制度,很快员工就把遵守流程和纪律当作工作本身。

  IBM就是这样走下坡路的,IBM的员工是世界上最守纪律的,他们恰恰忽略了产品。

  经验告诉我,优秀的人才是那些一心想着产品的人,虽然这些人很难管理,但是我宁愿和他们一起工作,光靠流程和制度做不出好产品。

  尽管IBM的第一款产品十分糟糕,但IBM很高明,它建立了强大的同盟阵营,很多人的利益与IBM捆绑在一起,如果没有这些帮助,IBM早就输了。

  8、没品味的微软赢了,这让我非常的难过

  微软起家全靠IBM,比尔听我这么说会很生气,但这是事实。比尔和微软抓住了机会,创造成了更多机会,人们忘了微软在1984年之前根本不做应用软件。微软确实很有胆量,冒险为Mac编写应用程序。

  刚开始他们的应用程序非常糟,但他们不断改进,最终占领了Mac的应用市场,然后借助Windows这块跳板,打开了PC市场的大门。

  1995年,他们已经占领了PC市场,我觉得他们有两大优势:首先,擅长扑捉机会;其次,像日本人一样锲而不舍。他们起家全靠跟IBM合作,但是他们很擅长利用机会,这一点我很佩服。

  微软唯一的问题是没品位,完全没有品位可言,只会一味模仿,产品缺少文化和内涵。

  为什么这很重要?比如字体的灵感来自字体设计和精美书籍,如果没有Mac,微软永远不会想到这些。

  让我难过的并非微软的成功,我一点不嫉妒他们,他们的成功基本上是靠勤奋工作换来的。我难过的是他们做的是三流产品,他们的产品没有灵魂和魅力,太平庸,更让人难过的是用户居然毫无察觉。

  但人活着是要追求极致,并分享给同类的,这样人类才能共同进步,学会欣赏更美的东西。

  微软不过是另一个麦当劳,这才是我难过的原因,不是因为微软赢了,而是因为微软的产品缺少创意。

  9、80岁老人给我的启示

  我小时候,街上住着一位独居老人,大概80岁,看上去凶巴巴的,我认识他,我想让他雇我帮他修剪草坪。

  有一天他说“到我车库来,我给你看点东西”,他拖出一台布满灰尘的磨石机,一边是马达,一边是研磨罐,用皮带连着。我们到屋后捡了些很普通的石头,倒进研磨罐,加上溶剂和沙砾。他盖好盖子,开动电机,对我说“明天再来”。磨石机开始研磨石头。

  第二天我又去了,我们打开罐子,看到了打磨得异常圆润美丽的石头,看上去普普通通的石头就像这样互相磨擦着,互相碰撞,发出噪音,最终变成了光滑美丽的石头。

  我一直用这件事比喻竭尽全力工作的团队。

  正是通过团队合作,通过这些精英的相互碰撞,通过辩论、对抗、争吵、合作,相互打磨,磨砺彼此的想法,才能创造出美丽的“石头”。

  人们喜欢偶像,大家只关注我,但为Mac奋斗的是整个团队。

  10、普通人才和A级人才,差距可能超过100倍

  我以前在苹果就发现一种现象,很难表达出来,更像是一种感觉:

  生活中多数东西,最好与普通之间的差距不超过2倍。

  比如说:纽约的出租车司机,最棒的司机与普通司机之间的差距大概是30%;普通汽车和顶尖汽车的差异有多少?也许20%吧;顶级CD播放机和一般CD播放机的差别?我不知道,可能也是20%吧。这种差距很少超过两倍。

  但是在软件行业还有硬件行业,这种差距可能超过15倍甚至100倍。这种现象很罕见,能进入这个行业,我感到很幸运。

  我的成功,得益于发现了许多才华横溢,不甘平庸的人才。不是B级、C级人才,而是真正的A级人才。

  而且我发现只要召集到5个这样的人,他们就会喜欢上彼此合作的感觉,前所未有的感觉,他们会不愿再与平庸者合作,只招聘一样优秀的人。

  所以你只要找到几个精英,他们就会自己扩大团队。Mac团队就是这样,大家才华横溢,都很优秀。

  11、A级人才的自尊心,不需要你呵护

  与优秀自信的人合作,不用太在乎他们的自尊。大家心思都放在工作上,每个人负责一块很具体的任务。

  如果他们的工作不合格,我想,你能替他们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告诉他们哪里还不够好,而且要说得非常清楚,解释为什么,并清晰明了地提醒他们恢复工作状态,同时不能让对方怀疑你的权威性。

  要用无可置疑的方式告诉他们,你的工作不合格。这很不容易,所以我总是采取最直截了当的方式。有些同事觉得这种方式很好,但有些人接受不了。

  我是那种只想成功,不在乎是非的人,所以无论我原来的想法多么顽固,只要反驳的人拿出可信的事实,5分钟内我就会改变观点。

  我就是这样,不怕犯错。我经常承认错误,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只在乎结果。

  如果你给和我共事过的人做访谈,那些真正杰出的人,会觉得这个方法对他们有益,不过有些人很痛恨这种方法,有些人无法长时间忍受这样的工作。但没人否认,那是他们人生中最难忘、也最珍贵的经历。

  12、计算机是思想的自行车

  我小时候读过《科学美国人》杂志的一篇文章,杂志比较了地球上不同物种的移动效率,比如熊、猩猩、浣熊、鸟类、鱼类等,计算它们每移动一公里消耗的热量,还有人类。

  最后秃鹫赢了,它的移动效率最高,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排在倒数第几位。但是杂志特地测量了人类骑自行车的效率,结果把秃鹫远远甩在了身后,在排名上遥遥领先。

  这篇文章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人类擅长发明工具,工具赋予我们奇妙的能力。

  苹果以前有一条广告:计算机是思想的自行车。

  我坚信如果将来回顾人类历史,计算机将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我觉得自己非常幸运,在硅谷参与这项发明。

  13、拙工抄,巧匠盗

  我对产品的直觉从哪里来?最终得由你的品味来决定。你要熟悉人类在各种领域的优秀成果,尝试把它们运用到你的工作里。

  毕加索说过:拙工抄,巧匠盗。我从来不觉得借鉴别人的创意可耻。

  Macintosh团队里有音乐家,有诗人、艺术家、动物学家、历史学家,这些人也懂计算机,所以Macintosh才这么出色。如果没有计算机,他们也会在其他领域造创奇迹。大家各自贡献自己的专业知识,Macintosh因此吸收了各个领域的优秀成果,否则的话,它很可能是一款非常狭隘的产品。

  14、有人宁愿当诗人,也不愿做银行家

  嬉皮士,还是书呆子?如果必须二选一的话,我肯定是嬉皮士,我所有的同事都属于嬉皮士。

  什么是嬉皮士?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但是对我来说,60~70年代的嬉皮士运动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有些活动就是在我家后院举行的,嬉皮士运动启发了我。

  有些东西是超越日常忙碌琐碎的生活的。生活不仅仅是工作、家庭、财产、职业,它更丰富,就像硬币还有另一面。

  虽然大家嘴上不说,但在生活的间隙,尤其是在不如意的时候,我们都能感受到某种冲动,许多人想找回生活的意义。有人去流浪,有人在印度神秘仪式里寻找答案。

  嬉皮士运动大概就是这样,他们想寻找生活的真相,生活不应该是父母过的那样。当然,后来运动变得太极端了,但是他们的出发点是可贵的。正是因为这种精神,有人宁愿当诗人也不愿做银行家。

  我很欣赏这种精神,我想把这种精神溶入产品里,只要用户使用产品,就能感受到这种精神。

  Macintosh的用户真心喜欢我们的产品,在此之前,你很少听人说真心喜欢商业产品,但你可以从Macintosh感受到某种奇妙的东西,我觉得优秀的同事都不是为了计算机而工作,而是因为计算机是传达某种情感的最佳媒介。

  他们渴望分享,你理解吗?

  采访结束一年后,即1996年,Steve将NeXT出售给苹果。在苹果即将破产之际,乔布斯重新掌管了公司,随后展开了美国商业史上绝无仅有的拯救行动,随着iMac、iPod、iTunes、iPhone、iPad等创新产品的推出,乔布斯将一家濒临破产的企业改造成全美最有价值的公司。

  正如他在采访中所言,他追求极致,分享给同类,这样人类才能共同进步。

29
+1
10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乔布斯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